七十六 残酷现实

任菲险些一头栽倒在方向盘上,她指着前面的路重新强调了一遍:“我说的是路被堵死了,不是说碰到劫道的!”白旭离开了,她失落归失落,但心里更多的却是窃喜,有白旭在她始终觉得自己是个多余的人,现在只剩下她和杨威,任菲忽然觉得自己的地位和重要性一个劲地蹭蹭往上蹿,再不是那个可有可无的边缘他人物。

连带着,她的心情也像插上了翅膀。

“我这不是习惯了么?”即使她不强调,杨威也看到了是什么情况。他还当是A市高速入口碰到的那种情况,若无其事地把枪收起来,左右仔细观察。

不知道从哪冲出来两节地铁还是有轨电车,车身直接横在路面把路拦腰斩断切成两半,破碎的车窗里隐隐地看得到一具具横倒竖卧的尸体,大群大群的苍蝇像一片乌云一样笼罩其上……如果是步还能直接跳过去,可是想开着这么大个的车想过去绝对没有可能!

任菲这些天里见多了这样的场面,虽然还是觉得恶心,但已经不像刚开始的时候那么严重了。

杨威看看左右两边,想试着找出条可以通告的路来,可是这儿不是A市,他手里也没有地图!不由地暗暗后悔刚刚地白旭那儿怎么不要份地图再走?

B市的—无—错—小说 .{#123}{#125}{#123}{#125}.<>

杨威有点挠头,这台车虽然号称越野,但也只是比其它轮式车辆底盘高些,动力足些,却绝不具备履带式车辆的超强机动性。不管彩钢板后面盖的是什么,以这台车的自重开上去都没好,看来只能从住宅区找一条路了。

杨威站起来,走到后面把打开的天窗关死:“往左边开,看能不能绕过去。”住宅区?那里应该有不秒幸存者吧,他可不想哪个急红眼的家伙跳到车顶上玩杂技……救人的事还是交给白旭他们忙好了,他既没那份能力,也没那份实力。

任菲扁了扁嘴儿,迟疑不决地说:“这是个封闭式小区吧?咱们从这儿能绕过去?”不管前面挡住路的是哪种车,但凡是在城市里运作的有轨车辆从前到后的总长度都不高。

“试试吧。”杨威也不回副驾驶坐,掀开车厢里的铺板,从下面垫的箱子里拿出一瓶水和两袋军用单兵自热野战食品,这东西看起来和一本一指多厚的大三十二开书本差不多大小,装到车上时他就想尝尝是什么味道了。

这军用食品就军用食品吧,起那么长的名字有什么意思?

遇到白旭,还真得了不少好东西。

任菲开车拐进了小区,沿着小区的边缘寻找其它的出口。她看不出这小区像有出路,但是后退就得面对成千上万的活死人围追堵截;再说若没有杨威的准确判断,他们俩能不能活着走到这儿都是问题,她对杨威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盲目信任感,似乎只要有他在,任菲就不用操心任何事一样。

杨威可不知道任菲脑子里想的什么,他大概看了一遍军用食品的说明书,拆开外层的塑料包装,取出里面的包裹着食物的内包装加热袋,另外还有个小勺、一个画着注水线的塑料小袋和一个写着辣酱的小包。

杨威搓搓手,有点小小地兴奋,把比外包装还长一半的内包装撕开三分之一,拧开纯净水,倒进塑料小袋进到水面接近注水线,然后把纯净水在两腿中间夹好,将塑料小袋里的水倒进了大包装袋里,再把撕口的部分向上一折,第一份加热食品准备完毕。

好像挺简单的嘛!可他左找右找,却没找到什么东西压着加热袋的折叠口,总不能一直用手指按住吧?既然是自热,还不烫坏手指头?杨威灵机一动,抽出腰上的警用匕首压在上面。

接着他如法炮制,又把第二份准备好。可他身上就一把匕首,想了想干脆从弹匣包里抽出个弹匣,弹出里面的子弹压在加热袋上面,这时第一份加热包已经鼓了起来,用手指戳戳,有点热但不烫手,撕开的封口里隐隐地还有丝丝蒸气冒出来,不过量很少,隐隐地还能听到咝咝的声音。

任菲好奇地瞄着后视镜里忙忙活活的杨威,好奇地问:“你干嘛呢?”她已经绕着小区边缘开了差不多一公里,除了进来的入口外倒确实发现了另一个出口,可堵路的列车比他她想像的长得多,这个出口也被封死了。

幸亏这个小区用的都是密码式防盗单元门,就算有活死人也只是院子里到处游荡的那么几个,不像老楼旧小区,车一开就能从单元门里冲出大群大群的活死人来加入执着不懈地追逐。

“做饭!”杨威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拿起第一份加热袋,把折起来的封口折到相反的面上,翻转一下重新用空弹匣压好,他“呼”地吹了吹手指,还挺烫!

任菲一愣,这是做什么饭?那两个饭盒不用了?她一不留神,越野车“咚”地撞飞了一只活死人。

“好好开车,一会等吃就行了!”杨威赶紧提醒她,越野车皮实不假,可到底不是坦克装甲车不是?

任菲诧异地回头瞅了杨威一眼,看看那两袋东西,心里充满了好奇——搬箱子的时候她没伸上手,根本不知道下面的箱子里装的是什么。

她中午光担惊受怕去了,听杨威这么一说,肚子倒真觉得饿了。

任菲舔舔嘴唇,刚回头看前面,眼角一道黑影从天而降,吓了她一跳,不等她看清楚车就开过了那个位置,她仔细一看,倒车镜里,一个男人正抱着扭成奇异角度的脚倒地地上一个劲地打滚;男人上边三楼的地方一截白色的东西垂在那儿,看不清是从几楼放下来的。

“有人!”任菲一声惊叫,下意识地就想踩刹车。

“你什么也没看见!”杨威头也不抬地说,他就像一座石头雕塑一样沉着冷敷,把第二份加热袋翻过来。

“我……”

“你什么你?”杨威根本不给她说话的机会,“每个人都得靠自己,我救不了他们,你也一样!这城市里有多少幸存者你知道么你?这些幸存者里有多少是精神崩溃、又有多少是心狠手辣你明白么你?如果你认不清自己的位置心软了,别说救人,第一个死的就是你!”

杨威的语气平静得像一潭死水,话却说得毫不客气一针见血,毫无疑问的选择题:你是想让自己活下去,还是不明不白的死在陌生人手上?

虽然不能说救到的每个人都不是好人,可只要有一个背地里算计的,就能把小命送了!他不是超人,任菲更不是,他们不是电影里打不死的小强主角,他们的命也只是一把刀或者一根绳子就能了断!

这与血是冷是热无关,在无法无天的感染区里,只有残酷无情的现实,谁把自己当成救世主谁就死得最快!

任菲已经踩向刹车的脚一下子僵在半空,咬了咬牙,重新踩到油门上。

倒车镜里,七八只活死人围上了那个摔断腿的男人,一阵撕心裂肺的惨号隐隐约约地传进车里。

任菲咬着嘴唇沉默无言,偏过头去不看倒车镜。她明白杨威是对的,他的冷静和理智代表着生存和残酷,而且事实只比他说得更加严重——人命贱如草芥,就算是人吃人,肯定也不是什么新鲜事。

她不明白什么时候自己竟然变得心软,变得不像她自己,她不是那个视男人如无物,整日周旋于诸人之间的百变女郎了么?

杨威揉揉自己的眼睛:“你还认不清现实吗?你的命是他们两个用命换回来的,但是你别当所有的人都能和他们俩一样对你。起码我就不是。”不知怎么的,这话说出来他的心里怎么就那么虚呢?

任菲的眼睛一下子就红了,她难过地摇摇头说:“没有的事,我……虽然同情他,但是我一样知道咱们救不了别人。”她嘴里这么说,心里却想到了刚刚分开不久的白旭,那个连告别也没机会说上一声的白旭——救下白旭,他们俩得到的好处远远大于付出的代价,这一点她很清楚。

“你明白就好……”杨威突然觉得心里堵得慌,原本饥饿的胃突然之间满满当当的——这片小区里不知道有多少人幸存下来,不知道有多少双眼睛看着这辆车。

也真是巧了,从A市出来的时候开的是辆警车,警车废了换成军车,警察和军队,不就是这种时候老百姓最需要的人么?开这两种车在感染区里四处乱晃,不是招风是什么?

只怕那个突然出现的人是看到这辆车是军车才冒险跑出来的吧。

杨威暗暗地叹息,再把加热袋翻个身:“开出去吧,咱们另外找路。”虽然看不到那一束束射向越野车的视线,可他还是觉得如梗在喉,还是赶紧离开吧。

越野车已经在小区里转了多半个圈,任菲闻言直接把车开回外环路上,向来的方向开回去,留下了一路失望而又绝望的目光。

————分割————

这一章写得,很不满意。想写的没写出多少,太失败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