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十二 近身搏杀

杨威险些笑出来,还有这样跑路只带生米的?他摆了摆手说:“我这儿只有压缩饼干,你要么?”车里的罐头不少,可他不知道还得多久才能离开感染区,不想分给黑车里的人——本就是萍水相逢,根本连最起码的信任都说不上。但是压缩饼干有的是,倒不介意分出去一点。

单凤眼听了杨威的话,脸色窘迫地咧嘴笑笑,被迫关闭了车窗——院子里那二十几只活死人不是摆设,因为越野车后进院子,奔向越野车的活死人有十来只,黑车周围大概有七八只活死人的样子。

杨威根本没那份闲心理会外面的活死人,它们爱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去吧,反正找不到目标,用不了多久它们就会自己散开。

“任菲,把水壶找出来吧,咱们煮点东西吃,中午吃的东西味道太差……”杨威头也不回、理直气壮地喊任菲做“家务”,可话还没说全,就看到黑车的大个子司机手里拎了一根棒球球棒下了车,绕开活死人往院子的角落里走。

他人高马大,剃着精神的短发,脚步踩得极重。连车里的杨威似乎都能感觉到地面一次次的震颤,二十几只活死人顿时被他吸引,撇开两辆车向大个子追去。

大个子毫不惊慌,似乎觉得位置差不多了,转过身来站在》无>错》小说 ..<>

后车厢里的任菲从睡袋里爬出来,轻声细语地问:“你想吃什么?红烧牛肉罐头加压缩饼干糊糊还是加方便面?”她觉得单兵食品的味道还可以,但是不比方便面和糊糊好到哪里去,可有可无吃哪样都无所谓。

她从小吃的苦够多,根本不在乎吃的是好是坏。

“嘘——”杨威双眼紧紧盯着大个子,头也不回地示意她别出声,任菲吓了一跳,不知道出了什么事,赶紧爬到前面,顺着他看的方向瞅过去。

任菲一看,立时倒吸了一口冷气,二十几只活死人虽然有先有后,可最前面的三只活死人几乎是同时挪到大个子的面前,

大个子毫无惧色,轻若无物地拎起球棒,脚下灵活地一个侧滑转到活死人的侧面,手里的球棒随意一抡,正砸在第一个活死人的颈椎上,“咔”地一声脆响,耳朵里只听得到彼此呼吸声的杨威和任菲几乎同时感觉到心脏一颤,同时想到了那天的大雨中,杨威奋力搏杀八只活死人的景象。

大个子看也不看回手抡动球棒,荡开身后跟上来的活死人两条胳膊,接着一记高踢腿扫在这只活的脖子上,与此同时,他手里的球棒击中了第三只活死人的脖子。

两只活死人的颈椎几乎不分先后地同时折断,这时,第一只被砸中颈椎的活死人才保持着两爪向前的样子,像一截木头一样栽倒在地,它的嘴巴还上上下下地开合几下,仿佛极其不甘心的样子。

大个子的动作干脆利落,如行云流水一样迅捷有力,招招不离活死人的脖子,球棒在他的手里化成一片模糊的影子,在火红的夕阳下左格右挡所向披靡,根本不等活死人的爪子挠向他就先一步解决了活死人,每一招至少解决一个活死人,二十几只活死人就像二十几根木头桩子一样被他斩尽杀绝。

还不等杨威和任菲从震惊中回过神来,院子的角落里就躺倒一地活死人,个个脑袋扭成诡异无比的角度,时不时地还能传出几声活死人特有的嗬嗬声。

杨威眼神发直,脑袋发懵,舌头都硬了:“以塑,他用锅唱世间?”高人啊!就凭大个子这副身手,再来百十个活死人也不够他一个人砸的,怪不得单凤眼信心十足,毫不担心地说出在博物馆里宿营这样的话来。

任菲回过神来,听不清楚他说的火星话:“你说什么?”都说民间藏龙卧虎卧虎藏龙,今天可真是长见识了,别看就是挥挥球棒踢踢腿,来来回回那么几下子,一点也不像电影里的打斗那么华丽,可人家的功夫实用啊,她琢磨着把这二十几个活死人换成正常人扑上去估计也是白搭,没准用的时间比这还快呢。

杨威咽了咽唾沫,纠正了舌头:“我是问,你觉得他用了多长时间?二十秒?”他在心里一招一式地还原大个子的动作,应该每个动作都用不上一秒吧?就凭他一炮双响的效率,不可能更长。

大个子掏出几张纸,随意地将球棒擦了擦,全身没沾上一点东西,整洁得好像那倒地地上的一堆活死人完全与他无关。仿佛平时早起溜马路一样轻松地走向博物馆正门。

任菲看一眼电台下面的电子表盘说:“十四秒!”

“啊?”杨威猛地瞪大了眼睛,诧异地回头望着任菲,正看到她从表盘上收回目光,他立即会意任菲说的是确切时间。他看得清楚,二十几只活死人就没有一只的脖子彻底断裂的,球棒上干干净净,只是在活死人的身上沾了几下而已。

杨威心绪激荡,暗暗地琢磨:妈的,我什么时候能有这份身手,对付八个活死人还用累死累活?

他再转头去看大个子,大个子却已经走向了博物馆——他这就要清理里面的活死人了?

不用想也知道他肯定是要利用太阳下山前的一点时间抓紧清理活死人,以免天黑了看不清楚。

杨威不知道说大个子自信十足还是冒失大意,就这么跑进活死人堆里去?他的眼睛紧紧盯住博物馆正门,差点就粘在上面。

不过一小会的工夫,大个子就从博物馆里引了一大排几十只活死人出来,杨威眼睛都差点掉出眼眶:“他是怎么把活死人仪集中到一起的?”杨威诧异地瞪大了眼睛,难道说大个子一吹口哨,活死人就整齐地站成几队么?荒谬!

“声音?”任菲不确定地说,似乎只有这样才能把分散的活死人迅速集中起来。

大个子把活死人引向刚刚的角落,又是一顿干净利索的斩杀,杨威和任菲看得眼睛都晕了。

这一次大个子也不那么轻松,每当瞅准机会干掉几个活死人之后,他就会挪动几步避免被大群活死人围死,活死人群就像水果刀下的苹果皮一样一圈一圈地倒下,直到最后一个。

再看大个子,竟然还是那么整洁。他冲黑车里做了个杨威看不懂的手势,黑车里的单凤眼得意地下了车,拉着蹦蹦跳跳的大波浪轻松惬意地晃到越野车前敲了敲车窗,冲里面一点下巴:“怎么样?我说里面很安全吧!一起来吧。”

杨威差点为之绝倒,单凤眼也真能扯,什么叫里面很安全?原来他的意思是大个子清理之后会很安全!

清理完活死人的大个子放下球棒,从黑车的后车厢里搬出炉灶和其它东西,单凤眼呆在一边瞅着,一点帮忙的意思都没有。

“不了,”杨威摇摇头拒绝,“我还是觉得车里更安全一点,你们随意吧,别管我了。”

君子不立危墙之下,杨威不想拿自己的小命冒险,大个子再厉害,还能说把里面的活死人清理光就清理光?扯淡也留下个限度好不好。

再者他对大个子的身手极其忌惮,最好的办法就是离他远点!

杨威身手不行,但是眼光却不差,枪是远程武器,使用枪械的原则之一就是保持适当距离!真正受过严格训练的士兵和搏击高手有的是办法夺下顶在脑袋上的枪。

像电影里那样动不动就用枪顶在人的脑袋上的场景也只是电影罢了。

单凤眼的脸上升起一股被拒绝后的恼火表情,恨恨地说:“不识抬举。”说着戴上墨镜转身就走。

任菲偷偷捅了捅杨威的腰:“他好像是个小心眼儿,得罪了他你可得小心些。”她一看单凤眼接近就低头躲在杨威宽大的身体后面,单凤眼最多只能看到车上还有个人,却绝对看不到她的样子。

任菲对自己的相貌有着极强的信心,她不想给自己和杨威找麻烦——都说红颜祸水,红颜薄命,说到底还不是一张脸惹出来的?自古以来不管是战乱还是灾害,凡是社会秩序崩溃的情况下,她这样的女人都能引来无数觊觎的目光。

胖子对她的无视仅仅是特例。

杨威撇撇嘴毫不在意地说:“小心什么?出了B市咱们就和他们分道扬镳,他走他的桥我走我的路,从此两不相干。怕他干什么。”杨威一脸痞像,装做毫不在意,心里却咚咚地打上了鼓。

就凭大个子的身手,半夜偷袭的话十个杨威也白搭,这台车防防活死人还可以,防人?别闹了,越野车可不是装甲车,别的不说,只要半夜偷偷往轮胎上扎一根钉子就能玩死你。

到时候这车下是不下?不光得下,还得像死狗一样背着大堆的给养想办法四处躲避活死人的围杀!

他目送黑车里的三个人进了博物馆,越想越觉得忐忑不安,伸手掏出腋下的手枪递给任菲:“防人之心不可无,掩护我!”他一着急,电影里的台词顺嘴念了出来。

————分割————

第三次改了下,苦笑,真不能下半夜写书,困了什么都敢往上写……抱歉哈。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