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五十三 系列实验

钱教授猛地打了个机灵,差点打翻了满桌子的器皿仪器,吓得杨威赶紧跳开两步,现在实验室里研究的可是吞噬病毒,他别是被感染了吧?

钱教授火冒三丈:“你没看我正忙着吗——”不管是谁正在专心工作的时候被打扰,都不会有什么好脾气。

“呃,教授,是我,杨威。你找我来的。”杨威提起来的心慢慢地放了下来,要是在防护这样严密的情况下病毒还能泄露,感染区也没必要搞什么救援了,干脆全死吧死吧利索得了。

“杨少尉?”钱教授把后面半句骂人的话憋了回去。

“是我,找我来有什么事么?”杨威知道自己应该尊重这位钱老,可一想到是因为他自己才和任菲分开,就怎么也尊重不起来。

他不是不明白这里的研究工作对整个国家有多么的重要,可这种国家大事真的能和他这样的小人物联系在一起么?缺了他地球还能不转?

杨威从来没想过自己的头上有一天会扣上民族、大义之类的帽子,也从来没想过要自己争来一顶戴上——凡是和这样的字眼联系在一起的人,到最后都免不了再和牺牲奉献绑在一起!

“噢!我找你……嗯,看看我们的实验有什么疏漏……嗯,这么说不准确,**无**错**小说 .Q.<>

“那好,你说看什么吧,看完了我还得赶回部队去。”杨威嘴里这样说,心里却觉得滑稽无比。

他不是一心想逃出感染区么?怎么现在倒变成了要主动跑回去?难道只是因为任菲?

不,不是这样!他在心底和自己这样说。以他对感染区的了解,眼下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把他放回正常社会,那么与其呆在这个只能远远望一眼正常社会的研究所里当白老鼠,还不如回感染区,最起码那里有足够的武器和他信任的战友,而且经过B市郊区的爆炸感染之后,感染区内病毒再次爆发的可能性已经减到了最低。

他并不喜欢那个危机四伏的地方,可感染区里的危险是显而易见的,可在这儿很难说,没有防毒面具没有武器,总觉得缺了点什么。

“这个咱们以后再说,你来看这个。”教授把杨威拉到显微镜前。

“这是什么?”杨威好奇地凑上去看了几眼,镜头里大大小小的细胞什么的倒是挺新鲜,可除此之外,他根本看不出更多的东西。

钱教授瞪了瞪眼睛:“这是看病毒在鲜血中的繁殖速度和酒精对血液中的病毒有什么影响。”他期待地看着杨威,却只在杨威的眼中看出茫然,丧气地说:“算了,这个说了你也不懂,咱们看别的去吧。”

教授把显微镜下的培养皿取出来盖好,带着杨威出了隔离门,几步转到一条走廊,这里的玻璃墙都被帘子挡住了,钱教授拉开一道帘子,一只枯干的活死人赫然出现在杨威眼里,和他的直线距离不足半米,几乎就是面对面。

活死人一双干瘪的眼睛斜瞅地面,耳朵做出倾听的样子,脚下不停地挪动着。

“它的视力已经没了,眼珠子只是个摆设。我觉得活死人消耗自身组织的顺序应该是从最没用的器官开始,像眼睛这样的器官会留到最后再……嗯,吸收!”钱教授找了个很贴切的词。

杨威咧咧嘴:“活死人的视力根本就不怎么样,它们的耳朵比眼睛有用多了。”他想起自己刚逃出房子的情景,“你就把他关在这儿?这算什么实验?”

“生存时间实验!”教授说,“看活死人在封闭的坏境下能活多久,隔壁还有个女活死人,男人和女人的身体储存的脂肪量不同,生存的时间应该也不一样。”

真是没用的实验!杨威心里这样评价。

军队进入感染区最直接的原因还是为了说不清具体有多少的幸存者,根本不是为了消灭活死人,等这个实验出了结果,感染区里的活死人同样死得差不多了——活死人是没有了,可幸存者同样剩不下几个,又有什么用处?

动作倒是够快的,这么短的时间就完成了这么多计划,怪不得中午连饭也没吃。

“你没什么想法吗?”钱教授略感失望地问。

杨威瞅着玻璃里面活死人干得不成样子的脸说:“里面的环境是全封闭的吗?温度呢?我曾在高速公路上看到封闭的车里所有的尸体全部高度腐败,如果说是正常人的话不可能困死在车里也不出来。”

教授眼前一亮,刷地一声把帘子挡住:“看下一个,下一个!”他紧走几步,越过两幅帘子才拉开下一道布帘。

这间屋子的四周竟然少有地用了非玻璃材料,只有冲向这一面才是透明的,里面的活死人明显比刚才那只暴燥得多,在不过十来个平方的空间里四处乱撞,砰砰作响。玻璃墙里挂着一只电子温度计,上面黑色的液晶数字正显示在四十七摄氏度。

钱教授敲了敲玻璃墙说:“听你说活死人会躲避阳光,我们才设计了这个实验,活死人在三十度以下很正常,温度提高到三十度以上就显现出明显的不安,我就想不明白了,它们的大脑都完蛋了,怎么还会不安?”

“正常人在呆在这么高的温度里也一样不安吧,活死人又不能说完全死了,它们还有本能呢。”杨威随口说了一句。

四十多度热死人的新闻早不新鲜了,活死人全靠本能活动,不安也没什么奇怪。

“你说什么?”钱教授猛地跳了起来,一把抓好住杨威。

他的个子矮人又胖,扬脸抬胳膊抓住杨威的样子实在很搞笑。

“我说活死人有本能……”

“不对,上一句!”

“正常人呆在四十多度的环境里一样不安……”

“就是它!”钱教授两眼放光,兴奋地一个劲搓手:“你知道人的体温为什么是三十七度六,为什么人发烧时间长了会死吗?”

“因为温度?”杨威试探着说。

“对,就是因为温度!”

————分割————

汗,刚码完,困死了,楼上那家早上不知道发什么疯,一个劲地敲起来没完,没睡好。实验室的情节不多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