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路茫茫 二百三十 覆灭

品在各方面的心弦和神经突然间绷紧的同时,二号仓库氛几乎凝固住了。

岛田和他的属下分散在各处小呼吸渐渐粗重特战队员虽然都是精英,但他们只是一群在和平时代里培养出来的精英,根本没经过实战的战士永远不是真正的战士!面对优势的对手,他们紧张、他们困惑、他们不知所措。

岛田暗暗叹息,第一次实战就进行这样的任务,而且还被敌人包了个结结实实,更让他咬牙切齿的是支那人不知道玩什么把戏,竟然只围不攻,静寂的黑暗仿佛一吨沉甸甸的石头压在每个人的身上,要是一开始就展开激烈的对战,让大家都没时间想别的还能好一些。现在这种气氛太压抑了,对这些温室里成长起来的特战队员来说是个极大的考验。

但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任何人都不能活着被支那人抓住!他的目光如同一只受伤的野兽一样扫过所有人,虽说他只能看到一个个影子和轮廓。

就在距离特战队员十几米外的隔离区里,一个娇小玲珑的身影窝在黑暗的角落里,幸运地避开了特战队员的搜索。

岛田吩咐手下收集资料和呼叫渡边的时候用了明语,躲在桌子下面的张洁突然间混身一颤,偻国人?

实验室已经不是还在。市的实验室了,在。市的时候为了尽快出成果集合了各方面的专业人员。而进入岛屿后为了增强保密,增加了人员和设备的实验室全面进入军管状态,政审不合格的人员一律去除,留下的人员全部并入现役。

最近一段时间岛上每天都强调安全意识。正是上级不断的向普通工作人员施加压力,才能让她在听到枪声的第一时间、第一反应就是藏进桌子下面。

可她怎么也没想到潜入南星岛的竟然是偻国鬼子!半个世纪前的那一场战争就像一道无法抹去的伤痕,永远铭记在每个国人的心头不曾消逝。

她掩盖在口罩下的一对兔牙猛然间咬住了嘴唇,即使时间已经过了半个世纪,但落到偻国人手里是什么下场?那是一个表面上文明无比,人皮伪装之下却是狼心狗肺的畜生!

张洁方才还颤抖不已的身体突然间放松了,她暗暗地告诉自己,不能坐以待毙,必须做点什么。

实验室原本是仓库,四米多高的库墙除了在三米半的高度开了几窗换气用的气窗外就只剩下大门一个通向外面的出口,而且仓库的建筑标准极高封闭了大门就能当做碉堡固守,期待战友们的救援根本不现实。

她不是真正的军人,可她现在是了,而且她必须是!

那一声枪响让她明白偻国人手里有枪,她手无牛铁,正面对抗绝对不是偻寇的对手,但她又拿什么当做武器?

张洁轻轻攥了攥手里和保温杯大小形状差不多大的不锈钢瓶子,那里面是五十克病毒原液!这可是武器级的“装药”!只要她打开盖子,把内胆摔碎,外面的小鬼子一个也别想跑!

但是外面的战友们呢?他们做好准备了吗?她不知道病毒原液的有效范围,如果她摔了内胆,病毒的有效范围会不会覆盖整个岛?

她那一对可爱的兔牙已经把嘴唇咬出了血,不能冒实验室全军覆没的险!

可除了病毒她的视线从怀里的瓶子上慢慢地转到了黑暗中,虽然什么也看不清,可她知道那里有七八个笼子,一共关了二十三只活死人,解剖台上还有一只!

张洁轻手轻脚地把不锈钢病毒罐放到角落里,黑暗中看不清身边的情况,她只能慢慢地小心挪动胳膊。一颗颗扣子逐渐解开白大褂,将白大褂脱了下来,大颗大颗的汗珠从她的额头滚落,流进眼睛里一阵阵地刺痛,可她强忍着抹擦的冲动小心地平复紧张导致的呼吸急促。

黑暗中白色最醒目,而她里面穿的是一件无袖黑色短上衣,下面穿着同色的五分打底裤。虽说暴露的胳膊小腿还有腰部白暂的皮肤同样显眼。但面积减少了几倍,暴露的可能性自然也降低了不少。

“里面的人听着”仓库外一阵高音喇叭的喊话声突然传进仓库里,安静的气氛突然间被打破,张洁混身一颤,差点打翻了不锈钢罐子。

她毕竟只是个普通的女孩,在危难时刻能够鼓起勇气强出头已经难能可贵,但她缺少应对突情况的心理素质,差点功亏一篑。

“你们已经被包围了,马上放下武器投降,还能给你们一条生”负责喊话的军官话还没喊完,就被张辉一脚踹在了屁股上:“你***拍警匪片呢,还一套一套的!”

他的脑门子上青筋跳起半指高,暴躁的脾气哪容得下这么慢吞吞的表达方式?张辉亲自抄起高音喇叭喊话:“里面的人听着

挨了一脚的军官揉着屁股愤愤不平地想:这不和我喊声的一样么?

“老子不管你们是什么人,马上给老子无条件投降,想死的尽管开枪,老子管杀不管埋!”张辉气急了眼,根本就是口不择言。

他说的明明是土匪劫道的切口,可战士们听了却没人觉得好笑。反而有一股豪气从心底油然而生!对付偻寇有什么好说的,就应该这样!

不知道有多少战士在这一瞬间冲动地下定决心愿意与小鬼子同归于尽!

岛田带来的特战队员身上没有任何证明身份的标志,但好死不死,被暗哨一枪撂倒的武藏并没被击中要害,弥留之际武藏失去意识之前,软弱无力地吐出两个字:八嘎!临死之前除非不说话,若是即将死亡前的喃喃自语也能伪装那就神了!

哨兵迅把这一现上报,随之张辉将这一消息报告总参并向全岛通告,几乎是一刹那间过岛的战士们士气冲宵,半夜被叫醒的迷糊抛到九宵云外,嗷嗷叫着要给小鬼子点颜色看半个世纪多前的帐还没算,现在还敢第一个跳出永曰二,***”国人环没敢直接跳出来叫嚣小小鬼午当,国双代吗?还当国是当年那个贫弱的国吗?

仓库里的岛田挥了挥手,阻止了手下的行动,如果喊话有用的话还要枪干什么?不是和我玩心理战么?沉不住气了吧?你们沉不住气。我能!我也给你们来介小一语不,看你们怎么办!

岛田老神在在。打定了主意拖时间。只要渡边有脑子,他就不会死守在岸边,而是会返回潜艇。那里还有一队后备的特战队员,等支援部队到达里应外合,他们不是没机会安然离去!

正如岛田所想,潜伏在岸边的渡边一看守岛部队出了这么大的阵仗哪还不知道行动暴露,本想通过无线电联系潜艇,但不管他怎么呼叫都得不到任何回答,他只好放弃了无线电呼叫支援的想法,潜入水中启动了潜水推进器。抓紧把手向潜艇隐藏的海底赶去。

“在那儿!”

“海里有亮光!”

七八个守岛的战士一齐叫了出来,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么?电视上不知道多少次看到蛙人潜入用的推进装置上带着车灯似的大灯,还能猜不出水下是什么?

“射击!”排长一声令下,一阵乱枪射入水中。

渡边只能跑不能还击”里那个气就别提了,黑乎乎的海水里不开灯还不行,不过因为海水的折射战士们的弹着点实际上全都打在了渡边的前面,十几秒的工夫推进器就消失在了战士们眼中。

“妈的,让他跑了!”战士们群情激奋,摔帽子骂娘的不知道有多少。

这一阵乱枪顿时让张辉警觉起来,岛外还有敌人?不能再等了。必须尽快解决仓库里的小鬼子!

他招来几个属下开始研究强攻方案。

枪声让仓库里的岛田心头一紧,难道是渡边被现了?他不会被打中了吧?岛田垂新把耳机塞进耳朵里呼叫渡边,可无线电里还是一片电磁干扰产生的白噪音。

不能再等了,必须想办法突围!备田马上叫来两个心腹商议突围方案。

仓库外一阵乱枪让张洁又惊又喜,她趁着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枪声吸引的难得机会,跪坐在地下伸手从头顶的桌子上摸到了一只啤酒瓶大的烧瓶,打开玻璃瓶塞后将大半瓶的消毒酒精一股脑地洒在身上一桌子上只有这个瓶子最大,一摸就知道是不是她需要的东西。

实验表明,活死人的嗅觉对人体极其敏感,她不知道酒精的气味儿能不能影响活死人的嗅觉,但隔离区里只有这一种对人体无害并带有浓重气味儿的药剂!

枪声掩盖了酒精溶液倒在地上的水声,张洁知道这一点点酒精挥的时间很短,她甩掉脚上的塑料凉鞋,赤着脚小心地向墙边走,看着正门的门缝泄入一缕光线的个置小凭着记忆里的位置摸向墙边。

一声声嗬嗬的声音在她左前方三步响起,那是放置了活死人的解剖台,她向右横跨两步。重新向前走,走过解剖台后不远应该是另一张解剖台,已经解剖得差不多的活死人器官就摆在解剖台旁边的移动平台上!

她再次向右横移了三步。右手摸到了紧靠着隔离用的塑料薄膜后才接着往前走。从这里到墙边什么也没有了,她必须用最快的度找到电源箱!

人在眼睛失去作用的情况下,听觉和触觉就会放大,张洁拼命回忆隔离区的摆设,硬是凭着身边的蛛丝马迹挪向目标!旧!

如果稍稍有一点点军事常识也能知道。夜袭的特种部队肯定会携带夜视仪器,那么就绝不会像她一样傻傻地站出来,凭着一腔热血以兔搏狮,偏偏阴差阳错,实验室里存放了极度危险的吞噬病毒原液,令突入实验室的岛田分队投鼠忌器不敢摘下防毒面具,只要有一个人戴着夜视仪,就会现隔离用的塑料薄膜突然像投入小石头的水面一样荡起一层涟叭…

另外,正门虽然被关上了,但还留下了道巴掌宽的缝隙。灯光从门缝里钻进仓库,在地面上留下一道光条。

他们的眼睛能够看到门外的一点点情况。并不是完全处在黑暗之中,所以岛田和他的手下并没有陷入和张洁一样的绝对黑暗中,自然也就没有过度依赖听觉,否则很难说张洁会不会暴露话说回来,如果陷入绝对黑暗的情况,特战队员没准会把张洁当成自己人也说不定。

枪声停止的同时张洁的手指碰到了清凉的墙壁,岛田叽哩呱啦的叫声让她脖子一缩,最初的冲动消散之后,她突然觉得混身冷一一酒精的挥度很快,带走了许多热量。

她的脚下不知道踩到了什么,又滑又腻。隔离区里似乎除了活死,人的内脏外再没有类似的东西,但她现在根本顾不上这些,回忆着电源箱的位置,把手抬到适当的高度开始横移着向里面摸。

关活死人的笼子虽然是临时设置,但为了安全起见,所有的门都是以电驱动,这一点给了张洁极大的方便,岛田还没和属下商量出个所以然,张辉也没能拿出合适的强攻计戈,她已经摸到了电源箱。

电源箱的门是从右向左开。高度大概一米五左右,张洁的指尖接触到比墙壁凉得多的铁箱,挪动身体尽量挡住电源箱,摸索着打开了箱盖。

箱子里用的是那种红绿两色的按键,按键内还有一点点亮光似乎在不断地跳动,她要挡住的就是按键内的那一点亮光!

可平时在灯光下看到的那一点点亮光在黑暗中的亮度还是过了她的估计。一打开箱盖她就有眼前点亮两根蜡烛的感觉。

到了这个时候她也顾不上再后悔。趁着还没被现,手指迅在一排表示打开的绿色按扭上按了个遍,电源接过的咔咔声响成了一串!

黑暗中点亮一根蜡烛是什么感觉?特战队员的眼睛虽然一直盯着门外,可仓库里的一团亮光迅将他们的目光拉回来,岛田一声

举枪就向光亮的部分打出一串消声子弹,子弹在电源箱和墙上打出一连串的火花,映出了张洁趴倒的轮廓。电源箱几乎是立即被击毁,但他还是晚了一步,八个笼子的门已经在一阵电机的转动声里全部打开了。张洁猛地趴倒在地,地面的冰冷感觉透过单薄的衣衫浸入她的身体,让她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哆嗦。

她倒不是事先想到了小鬼子会给她一梭子,而是活死人的关节僵硬,研究现活死人根本不会主动躺倒,而且感染时间过九天之后活死人弯腰的角度会越来越对地面上平躺的目标很难做到有效进攻。

这里关的二十几个活死人都是感染时间过半个月的活死人,他们都是很难弯腰的那一类!

直到五体投地的趴在地上张洁才现自己的胳膊上一阵阵剧烈的疼痛,她卧到的度慢了一步,一子弹穿透了她的胳膊,鲜血顿时从胳膊上涌了出来。

接着一子弹打在电源箱上形成跳弹,张洁感觉到自己的额头像是被一根烧得红炙的铁条猛地捅了进去,随后眼前一黑失去了意识。

岛田从一个队员的背后抽出一支燃烧棒。猛地在仓库的铁门上一划,黑的地方,不想一下撞在隔离用的塑料薄膜上。燃烧棒燃着的头部嵌入了塑料薄膜,挂在离地三米多高的地方,如果一盏挂灯般闪亮。

燃烧棒的光芒照亮了隔离区里二十几张活死人的干瘪脸孔。

“射击!”岛田肝胆俱裂,再也没心思顾及那个倒地的人影。初次与活死人遭遇,且深受影视影响的岛田分队立即陷入了混乱,对阵活死人毕竟与对阵人类不同!

只见隔离区里一只活死突然跃起,一头撞进隔离用的塑料薄膜,整个身体包裹着塑料薄膜掉了下来,连带着将隔离层整个扯掉不说。还把照明秀的燃烧棒扯到了地上,影影绰绰的活死人马上重新陷入黑暗之中,一股塑料燃烧的味道顿时在仓库中散漫开。

岛田手忙脚乱地从队员的身后再次抽出两只燃烧棒划着扔出去,照亮了面前的一片空间。

感染半个月的活死人还没失去视力,笼子里的活死人看到正门那一道缝隙中的亮光,立即集体向外走了出去。几只活死人经过张洁躺的位置,鼻子里突然嗅到了血腥的味道,几只活死人顿时像打了鸡血一样猛地窜了出去,直接撞进塑料薄膜,随即这只活死人就被一阵乱枪打成了筛子,可它的“自我牺牲”也为后面的活死人打通了通道,二十几只活死人扑出隔离区。

在季川的计划里,偻国是病毒进攻的重点国家,但是计划不如变化快,偻国的病毒袭击并没有如时爆,以至于留下了个祸害!

正是因为这样,偻国对吞噬病毒和活死人的全部情报都来自于其它国家他们这一次派人突毒实验室就是为了得到第一手的资料和实验材料。同样因为资料不足。他们根本不知道活死人见血后的行动力会变得更加敏捷!

受刺激的活死人看不到地面上的张洁,可三支燃烧棒围成的半圆照得岛田分队十几个队员分毫毕现,活死人猛地扑了上去。

不得不说特战队员就是特战队员,即使面临困境仍然能够保持最基本的冷静,所有的的枪都以三到五的点射为主,绝不浪费子弹就算是特种兵的体力,带齐了装备之后身上携带的子弹同样不多,如果把大量的子弹浪费到活死人身上,那就不用再说什么突围不突围的了。

张洁身上散出的血腥味道吸引了活死人的注意,他们虽然够不到地面上的张洁,但鲜血的刺激让活死人的行动力大增,半数行动缓慢的活死人直接被子弹打爆了脑袋,但另一半行动敏捷的活死人却给特战队员造成了极大的麻烦,仓库里的黑暗不利于瞄准,他们不得不凭借直觉射击,除了被塑料薄膜卷住的那只活死人外。其余的敏捷版活死人还没有一只被击毙!

燃烧棒能够照明的个置有限小一只活死人猛扑向最外围绕的一个队员,三分之一的枪口立即对准了它,十几子弹几乎不分先后地在活死人的身上掀起起一溜溜血窟窿,可没被击中脑部的活死人还是扑到了队员的身上,狠狠地在那个倒霉蛋的脸上身上抓了几下才被一枪打中额头。

随着半边脑骨合着脑浆一起崩飞,活死人终于停止了抓挠,但那个倒霉蛋被活死人挠中了左颈部动脉,鲜血猛地喷出三米多远,倒霉蛋嘴里吐着血沫扑倒在地,几秒钟的时间内瞳孔便放大到极限,彻底没救了。

可他的手里仍然紧紧扣住步枪的扳机,弹匣里剩下的六子弹打出了一个小扇面,流弹击中了岛田的小腿肚和和另一个队员的小腹。

大量的鲜血更加刺激了剩余的活死人。而且刚刚集中的火力留下了火力空档,三只活死人迅靠近,后面还跟着另外七八只。

特战队员再也顾不得节约子弹,过一百子弹差点将打头的两只活死人打成碎块,可一只活死人成功地切进了特战队员的防御围从来没经历过程这种情况的特战队员顿时慌了手脚,直接后果就是两个队员被活死人抓伤,岛田忍着腿部的剧痛一把抽出腰间的军刀,切入活死人的颈部,硬生生的割断了活死人的后颈。

由于是从前到后横向切断,活死人的半个脖子完全断了,粘稠的活死人血液沾了岛田满手满脸。

后面悍不畏死的活死人根本不给特战队员喘息的时间,全员合身扑上,特战队员们再也不能保持冷静缺少实战经验的队员在几乎同时打空了弹匣,这种时候根本抽不出时间来换新弹匣,他们不约而同地抽出手枪。

最靠近门的一个再也随不住压力,丢下步枪转身就往门外跑。

岛田现在根个品…匕看管手下,年枪瞄准活死人的脑袋开了枪。短促饷比佣交锋,灵便的手枪比步枪更加适用。

岛田不不愧是特战分队的领,他一手军刀一手手枪。一个人就干掉了三只活死人,可其他人远远没有他的经验老道,也没有他那么强悍的身手。几个呼吸间的一场混战,十几个特战队员损失了一半。被自己人的乱枪流弹伤到的人也有四个,减员大半!

打死了全部的活死人,有力的吼叫仍然在仓库里回荡,刚刚急促的短兵相接就像一场梦,可倒地的队员尸体和仍然在微微抽搐的活死人告诉仍然生存的每个人,刚网的绝对不是梦。而是活生生的现实。

门外一声枪响,那个逃出仓库的队员被一枪击穿了大腿,号叫着扑倒在地。

岛田的枪里还剩下七八子弹,他硬着心肠在每个倒下的队员头顶补上一枪,防止它们重新站起来一他不知道活死人抓伤不传染病毒,同样不知道活死人只抓挠而不撕咬,所以当所有倒地的活死人和队员的头上都挨了一枪之后,他把枪口对准了四个受伤的队员。

“诸位,帝国会记住你们的荣光!”身为一名狂热的偻国右派分子,岛田不由自主地使用了已经停用半个多世纪的帝国称谓。

剩下的六个人同时一愣,不等他们反应过来,岛田的子弹已经穿透了四个伤员的额头。

“他们被丧尸抓伤,没救了!”岛田褪下弹匣重新填入新的实弹匣,装作无比镇定地说。

他的手在抖动,以致于弹匣不能准确地装进手枪的握把,磕磕碰碰好几下才塞了进去,岛田重新拎起步枪说:“收集子弹,准备战斗!”算上他自己存内,完好无损的特战队员只剩下三个“不,也许还有渡边。

岛田急促地喘息着,他和他的队伍根本没和支那军人交火就几乎全军覆没这实在让他无地自容。

他几步走到正门,抬手一枪将那个倒在门外惨号的队员击毙。剩下的两个人心底猛地一颤,那一枪就像直接打在了他们的心情尖上”下一个会不会轮到他们两个中的一个?

岛田瞅了瞅剩下的两个队员,拎着枪走向隔离区。

如果不是隔离区里的那个人小怎么会搞成这样?他要让那人死无全尸!可他刚刚走出两步,门外的探照灯突然间熄灭,他立即停住了脚步。

仓库里的变化惊动了仓库外的守岛部队。但张辉不确定这是不是鬼子的疑兵之计,仍然没能拿出适用计划的他不敢让手下的士兵耸险,但他同样不确定这是不是个机会。马上命令战士们做好战斗准备。而之后从仓库里冲出来的敌人刚像一针兴奋剂打进他和血管!

特种分队的渗透人员肯定不会多,不管是什么样的情况都不可能拿一个完好无损的队员来做诱敌之计!

之后被自己人击妾,更坚定了张辉的决心!“灭灯,烟雾弹!”张辉一声令下,所有的探照灯同时熄灭,十二名资深的老兵同时从左右两边接近大门他们的手上拿着鳃毫米的无声冲锋枪,眼睛上戴着夜视仪。嘴上则捂着沾满酒精的三层口罩!

短时间内使用口罩完全能够抵挡病毒的侵袭,并且还能空出眼睛的个置使用夜视装备!

接近大门的战士直接向门内投掷了两颗震撼弹,震撼弹是通过强光和高分贝噪声同时影响人的视力和听觉,能够造成完全的意识空白!而不仅仅像闪光弹一样光只影响视觉!

十二个战士弯着腰猛冲进门里,大门里响起十几声枪响,接着轰地一声巨响,一股火光从仓库里冒出来,随后里面的灯重新亮了起来。

“什么情况!”张辉对着无线电猛吼一声。

“十四名敌人死亡,其中击毙三名,研究员把所有的活死人都放出来了。他们和活死人打了一场!”

“什么?”张辉差点以为自己的中耳炎又犯了,“你确定只有三个,活的?”他冲身边的人挥挥手,早已经准备好的卫星员抬着担架就冲了上去。第二波预备队十二个人同时冲进了仓库。

“是,只剩下三个!”

“靠,还真***爱国。死之前是重刑犯,死了还能抗一回偻!有伤员没有?”张辉迈着大步向仓库里走,妈的鬼子!”三人重伤,一个牺牲!”

“什么?我日你姥姥,对付三个人还能,还能,还能”他不知道怎么说才能说明自己的心情,虽说战斗没有不死人的,可打死三个自己伤三死一,一个换一个都不够啊!这让他情何以堪?

“我们的研究员呢?”秦祥皱着眉头问,几个研究所有工作人员已经跑向了仓库,可他还是想尽早确认一下。

“研究员怎每样了?”张辉马上询问。

“研究员重伤,右上臂被子弹打穿,头部有枪伤,但没打穿颅骨!可能失血过多!”电台里传出战士的说明。

秦祥猛地一惊,一把抢过话筒:“你说什么?失血过多?”他一把拉住张辉的领子,“马上给受伤的战士注射血清!我的人我自己处理!”活死人的血液中含有大量病毒,难保不会通过伤口感染研究员,按病毒的传染度,仅仅注射血清很难说能不能把她救活,必须注射特效药才有可能保下她一条命!”清你一定要救活她,我要当面谢谢她。”张辉严肃地说。仅仅对付三个敌人就付出了四个人的代价,如果所有的敌人都完好无损,那要付出多大的代价?对付三个人的伤亡比例绝对不适用于对付十几个人,牺牲的战士很可能增加一倍!

一一一分割一一

汗一介”只码完八千,今天有事,所以不知道还能不能把催更的四千码完,我尽力了哈!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