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山雨欲来风满楼(十一)

小月痛哭我也在不停地流泪,吕书记走过来,拍着我的肩膀说道:“小雨,你俩别哭了,事情已经无可挽回,现在要做的是赶快通知他的家人,搞好善后工作才是。他是你们上邑乡那个村的?”

我扶住小月,擦了擦眼泪,说道:“南郭村,和我们西上邑邻村。”

“好了,小雨,等通讯恢复后,乡里会有专人通知他家里的。你俩擦擦脸,先带我去看看大漠吧。”吕书记说道。

因为天上还下着蒙蒙细雨,绝大多数村民已经陆续进入山洞。按乡里的安排顺序,我们住的侧洞是一号洞,燕中学生专用,其实我和小月都明白,是陈主任有意安排我们几个住一号洞,学生已经放假,即便乡里有燕中的学生,也肯定会跟家长住在一起,断不会离开父母跑到学生洞中过夜。

到了洞中,还别说,除了刘漠他俩,真的有四位同学在一号洞,三个是外地的,两女一男,来学校看分没走成,毕业班的,只不过和我们不在一个班。还有一个,居然是孟凯,我们进去的时候孟凯和刘漠、董小坤正谈的热火朝天。

“大漠,出来,乡领导来视察工作了,孟凯,你居然也在?”我说道。

当吕书记和张乡长还有陈主任对刘漠问寒问暖的时候,手机看小说哪家强? ..手机阅读网<>

“呵呵,你这是典型的大煞风景。”我说道,“对了,村子里的水有多大?”

“多大?你没看水都淹到了山脚,原来从山脚看下去有什么现在全看不到了,听爷爷讲,这场水来的太突然了,比六三年的那场大水还要猛,还要急,可以说是百年不遇,他也从未见过这么大的雨,脸盆往外一伸,差不多就满了。要不是晚上一点多,村里挨家挨户通知,大家有了随时往山上撤的准备,估计三点左右大水淹过来的时候,大家全都喂了王八。”孟凯说道。

“呵呵,你说的够难听的。”我笑道。

“虽然难听,可说的是事实啊!小雨,我是真的越来越服你了,记得你和小月曾跟我们说要发水,我差点叫几个同学把你俩送进精神病院,现在想来真的是后悔不已,你哪儿来这么大能量,连书记乡长都能说服?”孟凯佩服地说道。

“唉,别提了,如果不是大漠他爸爸撑腰,我和小月估计现在正被关在公安局大院看水呢。”我笑道。

我和孟凯回到侧洞,看到吕书记和张乡长正在跟刘漠和董小坤告别。

“大漠,有什么要求尽管提。”吕书记笑呵呵地说。

“要求嘛,也没什么,我饿了,麻烦您帮忙弄个烧鸡怎么样?”大漠也真是大言不惭。

“烧鸡嘛……,真没有。”吕书记说道。

“没有就算了,其他吃的也行,随便拿点过来吧,谢谢您了。”刘漠说道。

“小王,给我提包!”吕书记接过提包,从里面拿出两袋饼干递给刘漠,继续说道:“大漠,就这些了,你们几个省着点吃,因为大水来的太快,村民们也只是随身带着一点食品,现在公路被大水冲断,桥梁被毁,信号中断,是我们最困难的时期,我已经派人发出了求救信号,过不了几天,上级就会派人送食品过来的。”

“吕书记……你把饼干全留下,可是……”陈主任结结巴巴地说。

“可是什么?孩子重要还是大人重要?”吕书记打断了陈主任的话。

“对不起,吕书记,刚才问您要烧鸡是我开玩笑的,您别介意啊。饼干我们放一袋就行,这袋您拿回去吃吧。”刘漠让了半天吕书记说什么也不肯带走,只好把饼干留下。

“请问有没有喝水的地方?”我问道。

陈主任说:“水的问题不用发愁,各村都有专人负责接山泉水入洞,所有‘洞中洞’的水池附近都有山泉水入口,在侧洞旁边用粉笔写着‘取水’字样,很容易找到。你们若觉得不方便,我可以安排专人送过来。”

“不用了,谢谢您,我们有水壶,自己去接就行。对了,我们以前也钻过山洞,怎么就没发现引山泉水入洞的地方呢?”我说道。

“呵呵,原来我们也不知道,是村里的几个老革命告诉我们的,每个蓄水池旁边都有机关,拧开机关,才会有山泉水流出来。”陈主任笑道。

“真是太佩服当年的抗日军民了,他们不仅利用山洞保护了抗日军民的性命,还击退了可恶的日本鬼子,现在又为洪灾提供了理想避难所。”我由衷地赞叹道。

送走了三位乡领导,孟凯也去了他父母和弟弟所在的洞口,一号洞里面只剩下七个人。三位外地同学住在里面的侧洞,我们四个就安顿在昨天晚上的侧洞里,虽然有点窄,但也倍感温馨。刘漠扔给我一袋饼干,说道:“两人一袋,吃吧,吃完再说。”

我看了看小月,小月点了点头。

“大漠,饼干留给你俩,我和小月在一个秘密场所存了些食品,外面天气还飘着小雨,一会儿下大了怕来不及,所以我们先走了。你俩就在洞里,千万别乱跑,有什么事儿多跟后面几位同学商量,实在不行就去找陈主任他们。”我说道。

“小雨,昨天晚上你俩没骗我?难道你们真的存了食品?”刘漠问道。

“我骗过你吗?”我反问道。

刘漠摸了摸脑袋,说道:“倒是很少,喂,你们把食品藏在哪里,带我去看看行吗?”

“不行,那个地方的确不适合你去,弄不好会粉身碎骨。”我直接拒绝了刘漠。

“哼,秘密,秘密,你究竟有多少秘密?还说没骗过我,我看你自始至终一直在骗我!”刘漠愤愤说道。

“好啦!你们俩打什么嘴官司,走吧……”小月背起自己的书包,拉着我就走。

洞外虽然只是朦胧着细雨,但天气阴的很沉,不知道什么时候大雨又会来袭,我和小月不由加快了脚步。突然,我拉住小月停了下来,我示意小月回头,小月一回头,正好看到一件白色连衣裙闪到大石头后面。

“看到没?那小子不听我的,带着董小坤跟踪咱们,还是你去打发他俩回去吧。”我悄悄说道。

小月三蹦两窜就到了大石头旁边,也不知道说了些什么,远远看到刘漠带着董小坤乖乖往回走了。小月回到我身边,笑道:“走吧,让我骂了一顿,这次不会跟踪啦!”

“还是你厉害,我看你治刘漠这种人是一绝,有时间得跟你学习学习。”我笑道。

“你啊,就是心肠太软,有时候说话瞻前顾后,容易给别人留后路!”小月笑着说。

“做人做事不是都要留点后路吗?”

“那要看做什么事儿,像今天这事儿绝对不能给他留后路,你想,如果他们跟踪过来,肯定会被咱们甩下,他俩迷了路怎么办,忽然雨下大了怎么办?山体忽然滑坡怎么办?倘若刘漠出了问题你如何跟刘叔叔田老师交待?”

小月说的我连连点头。

因为山路较滑,我和小月走的非常小心,刚攀上悬崖,天又黑了下来,小雨一下子变成了大雨,于是两人狼狈钻进蝙蝠洞……

到了练功房,我铺开凉席大字型往上一躺,望着洞顶发呆。小月从塑料布中取出毛巾被和枕头,仍到我身上。

“喂,你让开点好不好,让我躺哪儿?”小月嗔怪道。

“躺我身上!”我开玩笑道。

“那我真的躺了啊?”小月说完,笑着一下子扑到了我的身上,幸亏隔着毛巾被才不至于压的生疼……

良久,小月幽幽说道,“你如果再高点,再胖点就好了……”

“怎么?”

“躺着舒服呗!”小月说道。

“你……”我气得说不出话来,停了一下,我接着说道:“我给你讲几个成语怎么样?”

“讲吧……”小月看着我说。

“背山起楼、对花啜茶、松下喝道、焚琴煮鹤、清泉濯足、花上晒裈。”我装作很认真地样子说。

“什么意思?”小月眼巴巴地看着我问道。

“背山起楼,就是说背靠着山筑楼,打开窗户看不到令人神清气爽的山色;对花啜茶,就是说赏花本应该饮酒,但偏不饮酒或有酒不饮却喝茶,岂不索然无味;松下喝道,说的是清幽静谧的松林下本来是歇脚小憩的理想所在,不料官府的人却驾着车马吆喝而过;焚琴煮鹤,你肯定知道,是说把琴当木柴烧,把鹤宰了煮着吃;清泉濯足,就是说在清澈晶莹的清泉中洗脚……”

“那花上晒裈什么意思?”小月追问道。

“花上晒裈嘛,就是说在美丽的花丛中……晒裤衩。”我解释道。

“好恶心啊,你说的这几个成语没有一个好词!”小月说道。

“是啊,这六个成语,全都是极尽‘大煞风景’之能事,当然不是什么好词语了。”我笑眯眯地看着小月道。

“你……你什么意思?”小月盯着我问道。

“也没什么意思,就是提醒某人,不要大煞风景罢了。”

“你说谁大煞风景,我怎么大煞风景了?”

“我好心让你躺在身上,本来正情趣盎然的时候,可你却一边压着我一边笑话我矮小瘦弱,你说算不算大煞风景?”我笑着说道。

“你……,我只是随便说说你如果再高点,再胖点就好了,根本没有笑话你矮小瘦弱的意思”小月委屈地说。

“可说者无心,听者却有意啊……”

“你……欺负人!”小月说完从我身上滚了下来,侧过身不再理我。

我把小月的身子扳过来,看她小嘴使劲撅着不说话,赶紧哄道:“别生气,小月,刚才咱们都太累了,我只是想借机开个玩笑放松一下而已,本以为你会追着我打闹一番,没想到真生气了,对不起啊。”

“那你以后还欺负我不?”小月忽然伸手抓住我一块肉问道。

“哎……不敢……再也不敢了……别……别拧……唉吆……我错啦……”

“哈哈……”看我惊恐讨饶的样子,小月哈哈大笑。

我心想:女孩子是不是多多少少都有点“虐待狂”倾向,而像“建宁公主”那样的特例却少之又少。

“呵呵,不闹了,今天真的又累又饿,怎么办,吃饭还是睡觉?”小月问道。

“先睡会儿吧,我连吃饭的力气都没了……”我懒懒地说道。

“随便你……”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