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四章 黄泉、 碧落两教立 洪荒乱起(二)

“这倒也是。”准提道人听到自己师兄此话,不由点点头释怀的说道。

这边须弥山的两位圣人选择了封闭山门,不让自己一脉的弟子出世入洪荒,而其他的几位圣人们的反应也几乎是相当。

上清天通天教主的通天大殿之中,通天教主的望着受自己召集而来的自己截教所有弟子,沉声道:

“此次碧落、黄泉两教立教洪荒,却是大劫来临的征兆,凡我上清天之中的弟子自即日起五千年内,不得出入洪荒;”

“尔等各自回各自的山门潜心修炼,知道么?”

说着,通天教主的目光从每一个人的脸上闪过,眉宇之中无尽得威严之气瞬间将整个大殿完全笼罩。

“是,师尊!!”“谨遵师尊命令!!——”

通天大殿下方数十个弟子突然听到通天教主如此吩咐,不由微微一愣,不过随即望着自己师尊脸上肃穆的神色,纷纷应道。

“好了,下去吧,多宝、孔宣你们留下。”通天道人微微点头,朝着下方的多宝、孔宣说道。

“是,师尊。”一旁的截教众仙用羡慕的眼光看着两排列孤傲、挺拔的身影,随即转身下去了。

“师傅,这次立教的两教教主到底是何来历,怎么洪荒之中从来就没有过名声啊?太奇怪了也?”

待得大殿众师弟师妹们出去,多宝道人急忙问道。

“呵呵,这有什么好奇怪的?洪荒之中隐藏极深的大神通之辈不知凡几,那里是你能够全知的?”

通天道人和蔼的望着自己这个大弟子,笑着说道:“即便是为师,也不可能全知,更何况你呢?”

“那,师傅,这次立教为什么说是天地大劫呢?有这么严重?”多宝道人嘻嘻一笑,再次问道。

通天教主虽然表面上威严之气凌然,可是私下里却和自己这个大弟子颇为随便,很少摆什么圣人架子;

所以,尽管多宝听得出自己师尊语气之中的“讥讽”,可是还是笑吟吟的问出自己心中的好奇。

“圣人之下,皆在劫中!!你说严重不严重?”通天教主也有些疑惑,怎么也不明白怎么还会有如此规模的大劫出现。

“难道是这罗睺复出,引起的杀戮大劫?不可能吧?”

虽然心中有些想不通,不过通天道人还是朝着自己这个大弟子警示说道,语气有些萧杀之意,让多宝道人微微惊愕。

“多宝,孔宣,你和你师兄下山一块打探一下,顺便告诉你在天庭之中的龟灵师妹一下,告诉他这几千年里莫要轻下洪荒。”

通天道人看着自己弟子脸上的愕然,那里不知道自己这个大弟子心中想的是什么,心中暗自摇摇头,吩咐说道。

“是,师尊。”“是,师傅。”

多宝道人和孔宣道人同时肃声应道,随即转身而去。

“奇怪,这大劫也来的太蹊跷了吧,莫不是又是自己那个“好”师侄私自“筹谋”干的好事?”

“算了,不去管它,反正大劫再大,还能到我门下头上?日后自然会露出动静。”

待得多宝道人和孔宣道人走出大殿,通天教主的脸上充满了疑惑,不解的自言自语道。

而与此同时,太清天的原始圣人,六道轮回之中的后土圣人等几个圣人几乎都是同样的动作,同样的意思。

吩咐众弟子闭关封山,潜心修炼!

然后就是细心观察这洪荒的动静,反正任这大劫再大,难道还能“大”到圣人的“门口”?

众圣人之中,只有太清天的老子圣人却是没有丝毫的反应,一日两教派,也不过是让太清天老子微微惊愕了一下;

不过随即便又陷入潜修之中去了,心中却是没有丝毫的担心;毕竟自己的两个弟子一个在昆仑山,一个是昆仑山之主;

老子可不相信在这洪荒大地上还有那个人物能够在昆仑山的地派上伤自己弟子分毫。

尤其是自己的大弟子,大劫来临,自己这个弟子不出去招惹他人那就算是他人的福大命大了,招惹玄天?那可是个笑话!

这就是老子的心理,或许也是三清此时的心理吧。

“上穷碧落下黄泉,两处茫茫皆不见!”

就在碧落教和黄泉教刚立的时候,昆仑山凌烟阁之中传出玄天真人飘渺、清朗的声音。

“夫君,怎么了?”凌烟阁阳台上,女娲关切的看着身旁侧坐的夫君玄天真人脸上怅然的表情,娇声问道。

“没事,只是有些感慨而已。”

玄天真人望着眼前妩媚、完美的脸蛋,有些恍惚,有些感慨,有些遥想的摇说道。

“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云鬓花颜金步摇,芙蓉帐暖度**——**苦短日高起,从此君王不早朝;”

“上穷碧落下黄泉,两处茫茫皆不见,——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原作连理枝——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尽期!”

望着自己身前堪称绝美的夫人女娲,玄天心中有些不自然的闪过前世的诗句,心中尽是怀念?怅惘?还是无尽的“怨”念?

玄天也不知道,可是就是这么一句诗,却勾起了玄天心中对于自己前世的一切,无限思绪!

“父母,爷爷,奶奶,朋友,兄弟,我还有希望见到么?或许吧?!!”

用几乎无声的声音嘀咕了一句,玄天眼中闪过一丝期待,一丝奢望,一丝明悟,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朝着一旁的女娲笑道:

“没有想到,当年的魔教教主罗睺道人竟然改头换面,创立了黄泉教,还真是让人惊讶,让人期待啊。”

“是么,夫君你没事吧,不如你我现在就动身,提前将这罗睺灭杀掉?”

女娲有些敏感的感觉到自己夫君刚才情绪的不对劲,尤其是望着自己夫君眼中、脸上那堪称复杂的神色;

女娲还以为自己夫君心中对于罗睺道人十分不喜,不由出言建议道。

“呵呵,夫人错了,为夫也只是有些感慨罢了,那里用如此大惊小怪。”玄天看着自己夫人乱支招,不由一笑,道:

“况且,这罗睺道人已经不是当年的罗睺了,杀之无用!!”

“那夫君你是说不杀了?”女娲仔细的看着自己夫君玄天的神色,待其脸上彻底平静下来的时候,不由放下心来。

“嗯,杀之无用,杀之为何?”玄天笑道。

“对了,夫君,刚才天机变化,你怎么看?竟然是圣人之下,皆在大劫之中,此时洪荒怎么会有如此大劫?”

女娲不懂,竟然连圣人也推算不出大劫的起因,只是算到,这次大劫竟然牵扯到洪荒所有的大神通之辈;

这简直不可思议!!

因此女娲有些不解,有些好奇的向着玄天问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