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节 南山坡

最后一个侦察小队也回来了,终于带来了令松田兴奋的消息:在东面不远的地方发现了一面山坡可以通往山顶。但是这个侦察小队出去的时候是十三人,回来的时候就只有六人了:另外那些人全都变成尸体留在了那里。而且他们还带回来一个木牌,上面用黑灰写着几个张牙舞爪的字:雷区!注意安全!非专业人士禁入!开始这个小队不信这个邪,结果进去的全部死了,就剩这几个没来得及进去的回来报信。

松田笑了,哼雷区,就凭八路那炸不死人的地雷,能奈我大日本帝国的坦克何?我就从这里进攻,看看你的地雷厉害还是我的坦克厉害。

留下一个中队的鬼子及一伙伪军守住这条小路,自己攻不上去,也绝对不能让八路冲下来!这个中队在小路旁边建起了简易工事,布置好了机枪,牢牢的看住了这条小路。

松田带着大部队开拨去了那面据说是雷区的山坡。

终于到了,再翻过这面山坡就是雷区了。只要过了雷区,那么山顶根据地就成了被解除武装的美女,任松田为所欲为了。

一小队鬼子先去打探路,松田带着大部队在后面跟着。

这面山坡全是石头,虽然比较缓,但却是天然的坦克克星,小鬼子根本就不能\\无\\错\\小说 .().C<>

费尽了千辛万苦,几辆坦克终于到了山顶,只要下了这面山坡就可以直接攻进雷区,把土八路打个措手不及!

坦克刚刚爬上山顶,坦克驾驶员刚想松一口气,前面一条长长的防坦克沟却让他们不得不停止了前进:这条防坦克沟又深又长,只要自己的坦克掉进去,根本就没有再出来的希望!甚至还有可能被土八路直接活埋!

松田在后面看到坦克终于爬上了山坡,正在想着马上就要突破土八路的防线,战斗就要结束了,自己也好回城好好的休个假,休息休息的干活,谁知坦克却全部停在了山顶上,一步也不再前进了。

赶紧派个鬼子过去看看。

很快,鬼子过来报告说前面发现了土八路的防坦克沟,坦克无法通过!

松田大怒:你们都是猪啊,这么多人不会把沟填上啊?工兵锹是干什么的?难道是给你们炒鸡蛋专用的?

这个鬼子被松田骂了个狗血喷头,当场就晕了,回去直接对着伪军一顿臭骂。鬼子他是不敢骂的,谁让他只是一个小小军曹呢?军衔官职比他高的鬼子多了去了,万一被人逮着一个蔑视上官的罪名,那他可就吃不了兜着走了。不过骂骂伪军就没有什么问题了,哪怕是一个大队长,在自己眼里连个小兵也比不上的。

伪军们被骂了一顿,虽然大多数人不知道他在嚎个啥,但就是用屁股想也明白,绝对不会是什么请自己吃饭,给自己找个媳妇的好事。

最后,终于一个翻译官给翻译了一下,除去若干问候伪军士兵全家祖宗八辈及所有女性的话,中心意思就是让伪军马上把那条该死的防坦克沟给填平,让坦克过去。

伪军们在心里把鬼子全家女性问候了几遍,但也不得不弯下腰去拾那些石头去填那条沟。冬天的石头都冻在地上,非常的硬,几乎稍大一点的石头就弄不动,只有那些拳头大小甚至更小的石头才非常艰难的弄起来然后扔进那条沟里。

很快,山坡上的石头就被拾完了,但那条防坦克沟还填了不到三分之一!

旁边的鬼子实在是看不下去了,从背包上取下工兵锹,然后对着脚下的泥土就是狠狠的一锹,只听当的一声,地上现出一个白印,大约有一块体积超过五立方厘米泥土被铁锹铲了下来。而那个鬼子却已经被震得双臂发麻,虎口中渗出血来!

松田一看这架势,看来靠人工的方式是无法迅速填平这条防坦克沟的,用手雷试试。

松田命人把一枚手雷放在沟边的石缝里,然后打开了保险。

“轰”的一声,一团黑烟升起,碎石片四处乱飞。

硝烟散去,松田一看,效果不是很明显,但也比刚才那个士兵强多了:最起码沟边被炸去了一小块,而手雷下面的青石却仅仅被炸起一个浅浅的小坑,硝烟把青石染成黑色。看来,自己的手雷对这种青石来说,威力还是太小了。

松田命令部下想办法把这个防坦克沟填平。于是,他身边的鬼子汉奸伪军全象是吃了苦瓜一样,让他们想法去祸害老百姓,点子一个比一个坏,但到了真事上,就不行了,一个办法也没有。

最后,还是一个伪军里的老兵油子小心的对自己的队长说了一阵,然后这个伪军小队又向中队长说了一阵,中队长再向大队长说一遍,终于这个想法费尽了千辛万苦终于到了松田的耳边:从别的地方运土然后把沟填平。

松田实在是没有什么好办法,只好采用这个笨法子。

幸亏人多,于是,鬼子伪军排成数路纵路,采用传递的方式往沟里扔石块,泥土,树木等等所有可以把沟填上的东西。

费了半天功夫,终于大约能走开一辆坦克的路修完了。鬼子伪军不约而同的欢呼起来,仿佛胜利已经在向他们招手。

在所有的鬼子伪军的注目礼下,一辆坦克吐着黑烟小心谨慎的驶上了这条经过近万人才修好的小路上。

坦克轰隆隆的开过了小路,小路只是被压了一条浅浅痕迹,可见这条小路终于经过实地检验,证明完全是合格的,可以通过鬼子的坦克的。这辆坦克开过防坦克沟之后,向后面的队友发出信号,于是另外的坦克也轰轰的开了过去了。

先前出发的步兵们,现在早就站在对面的山坡下,山坡上几具尸体,确切的说是三具尸体,还有一些人体零件。在这些东西的外面,一条用碎石块圈成的线,往西看不到头,往东看不见尾。在这些线上,一个个用红漆画成的骷髅头,或者画成地雷形状的图案配合着打了叉的人体图案随处可见。有的画在树上,有的画在山石上,非常的显眼,而且隔不远,还有一个木牌,用黑墨写着:禁止入内!否则后果自负。

这是山顶根据地最后的屏障,说实在话,如果现在让李铁再进去趟上一次,估计他也没有把握能完好无缺的出来,只因为有许多的地雷已经由于多种外力原因改变了位置,甚至改变了拉火方式,原先预留的安全小路已经不安全了,所以这些鬼子的尸体才没有被收拾,要不然早就拖出去埋了。咱是礼仪之邦,不能干那些管杀不管埋的事吧,最起码也要给埋在一棵树下,为祖国的绿化做一点点的贡献那,而且还能减少那种气味的散发。一句话,要环保,不要污染。

松田不信这个邪,自己的坦克可是帝国出品,在几年前可是领先世界的。就凭这几个破烂地雷,就相挡住皇军前进的道路?休想。

工兵,杀击给给!坦克,杀击给给!

在松田的命令下,坦克摆开冲锋队形,在几名手拿探雷器工兵扫描下开进了雷区。

这一段山坡总体上比较平缓,所以比较适合于坦克冲锋的。

六辆坦克一字排开,朝着雷区对面驶去。松田及后面的鬼子伪军全都眼巴巴的瞅着,眼看着坦克前进的几十米了,怎么连一枚地雷都没碰到呢?眼看着坦克就要出了雷区了,前面已经可以看到雷区的边界了,也是用小石头圈成的线,一声爆炸也没有发生,难道所有的地雷都已经失效了?还是仅有的几枚地雷全让那几个倒霉蛋给碰上了?

松田心里没底,他让一队伪军跟着坦克去看看。考虑到这些伪军就是炮灰的用处,所以这次松田一个鬼子也没派。

被松田抓了差的伪军心胆俱裂的紧跟着坦克,唯恐落下半步,结果同样令人难以相信,五十多个伪军一个也没踩到地雷。

松田一看问题不大,命令一队鬼子进去看看。

一个小队的鬼子昂首挺胸进了雷,那气势,绝对不是那五十来个一看就非常委琐的伪军所能比的。

这队鬼子刚走进雷区不远,也就十来米的距离吧,一声巨响在鬼子一边响起,一股浓烟升起,弹片夹杂着碎石块泥土一齐涌向鬼子小队,当场就有至少五六个鬼子被打翻在地。

其它的鬼子全都蒙了,难道土八路的这地雷会认人,刚才过去那么多人也没事,自己一来就倒霉呢?正当这些鬼子疑神疑鬼的时候,前面的坦克部队及跟在后面的伪军的好动到此为止了。

好象为了回应这边的这一声,他们那边一声比这声音更大的爆炸声响起,一辆坦克冒出火来,然后停止了轰隆。同时,它旁边的伪军也被波及,至少五六个伪军中招倒在地上,生死不明。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