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呃,怎么了?〗

read_content_up();许飞张大了嘴巴,走进了屋子,白成倒是一脸舒畅,朝床上那么一躺,惬意地伸了个懒腰,然后把电视打开来,歪着头看起来,完全不理会许飞在做些什么。许飞看上去就是个温柔加贤淑的美貌内人,这个时候扎上了不知道从哪找出来的围裙,翻起袖子,里里外外地收拾起来,先是找了个大袋子,将损坏了的电器,沙发上的臭袜子,茶几上的几本翻烂了的杂志和报纸,以及已经发酵了的啤酒一起丢进了袋子里,然后丢在门外,接着拿起破烂不堪的扫帚扫起地来。

大概过去一个多小时,白成已经迷糊地睡了过去,许飞擦了擦额头的汗,将洗完的衣服晾在了阳台上,又来来回回倒了几次垃圾,这才凑到白成身边:“喂,大懒猪,起床,这样的床怎么能睡人呢?”

白成睁开迷迷糊糊的双眼,不情愿地起身伸了个懒腰,定睛一看,不由得惊呆了。

“这是我的房间吗?”

窗明几净,秩序井然,那些臭鞋子臭袜子蜘蛛网什么的都不见了,甚至连吊顶的灯都被擦得干干净净的……

而那个看上去很瘦弱的许飞,则在忙着拆掉被单和床单,一并抱去了卫生间,丢到洗衣机里,而那台蒙了几百年灰尘的破旧洗衣机,居然也卖命地工作起来。

不得不说眼前这个露出小舌头调皮笑着的许飞做家务还真是有一手,白成乐得一把抱住许飞就要亲她。

许飞“咯咯”地笑着,连忙躲开了白成,娇嗔道:“不要,我脏兮兮的,洗完澡再说。”

“那我出去给你买衣服。”吸取了上次安颖的尴尬局面,白成学乖了。“一套睡衣,唔,家居服,白领装,还有什么?内裤要吗?”

“…………”薄脸皮的许飞低头不语。

白成向来就是这样大大咧咧的,倒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妥,拿起资料袋里的卡就冲了出去,出门的时候,居然还记得关门,真是奇怪到姥姥家去了。

屋子里就剩下个许飞,脸蛋红扑扑地站在那发愣。

•;

半个小时后,白成凯旋而归,手上大包小包拿回了一大堆,吃的穿的,还有新的被单,忙得跟搬家一样,但好就好在白成力气很大,这些东西虽然很重,但是白成拎起来跟玩似的。用脚尖轻轻地扣了扣门,许飞便飞一般地屋里跑来开门,身上还穿着刚才的衣服,看样子并没有洗澡。

白成将买的东西往床上一倒。

“收拾得这么好,我都不想搬了,所以索xìng买了些生活用品,以后你就住这吧。”

“可是……我上班的地方离这好远的。”

“会开车吗?”白成拿起一块热呼呼的匹萨,大口咬了一下,然后问道。

许飞点了点头,很奇怪地看着白成,不知道他要干吗。白成用纸擦了擦油腻的手,然后伸进口袋里摸出一把钥匙:“以后我开那辆BENZ,你开宝马好了。”

许飞吃惊地看着白成,没接钥匙。

白成想了一下,然后将钥匙丢在桌子上:“干脆你不要上班好了,没rì没夜起早摸黑的,天亮了我还是去买套新房子好了,这里看上还是有些乱。”

“可……可是……”许飞瞠目结舌,她一向都和父母住在一起,而认识这个白成还没半个月的时间,即便是互相有了好感,也不用这么快就买房子送车的吧?

“怎么?不乐意?明天你陪我去附近的别墅群挑一下吧,我是无所谓,你喜欢哪套就买哪套。”白成继续吃着必胜客的匹萨,又打开罐装啤酒喝了几下,然后打了个饱嗝,走到床边开始整理“战利品”:“喏,这是衬衫,这是裤子,唔……内裤,还是T字型的……”

白成转过头来,邪恶地笑了一下,笑得许飞一脸的红润。

白成拿着一大堆新毛巾和洗浴用品放到了卫生间:“我估摸着你肯定没洗澡,所以随便买了些洗澡用的工具,也不知道你们女人适合用什么样的……唔……这个是洁Xyīn,销售小姐说这个好用,我就让她拿了一瓶,你用得着吗?”

呃……

许飞又是闹了个大红脸。

白成又坐回到了电视机旁,心不在焉地看起电视来。

许飞进了卫生间,简单地冲洗了一下,就走了出来,白成只是略微地看了一眼,眼光就再也离不开许飞了,她穿着自己买的睡衣,娇小的身材一露无遗,两个小辫子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盘起的发髻,她手上拿着毛巾,不断地揉着头发根部,歪着头的俊俏模样让白成大大地吞了口唾液。

白成不是sè狼?绝对不!每个男人都是sè狼,只是没找到值得自己sè的对象之前,会很好地隐藏自己的sè。白成就是这样的人,表面看上去对谁也不在乎,事实上是没碰到自己心仪的女孩子而已,上次安颖大小姐来到白成住所洗浴的时候,白成不也偷偷地瞅上两眼雕花玻璃内的无限chūnsè么?只是那一次的白成在监控之中,玩味的心态更占上风一点。

这一次,可是彻彻底底地可以大饱眼福了,家里没有针孔摄像机,也没有外人。

许飞的脸上泛着跟平时不一样的绯红sè,美人出浴的艳景差点就让白成这只闷sāo型的sè狼当场蹿鼻血。

“我……我洗好了,换你了。”许飞见白成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看,芳心一阵地乱跳,对于少女来说,这世上还有比遇到心仪的情郎更欢欣鼓舞的事情吗?女为悦己者容,也为己悦者容,未经人事的许飞心头一阵紧张,她不知道今天晚上会发生些什么,但是,似乎许飞也不想去管到底会发生些什么,自己已经鬼使神差地进了白成的屋子,想跑都不一定跑得掉,何况根本就不想跑?

“嗯。”白成起身,走向许飞,在她的额头上印了一个吻,然后走进了卫生间。

男人洗澡永远比女人要快上许多,没几分钟,白成已经洗浴完毕,穿着新买的大裤衩,大大咧咧地走出了卫生间。

床上的铺盖已经被许飞收拾妥当,崭新的红sè床单映着美人的脸,显得一派喜气,床单很长,正好盖住了那几块让人尴尬的砖头。

桌子上的食物没动过,许飞拿着遥控器,盯着电视里的广告看,其实电视里放的是什么,她一点概念都没有,只知道此刻心里很紧张,不,是非常紧张,白成已经走了过来,手里拿着一罐可乐和一块匹萨,递到了许飞的手里。

“吃吧……我先睡了,白天要出门找工作去。”说完这句话,白成爬上了床,在里面躺了下来,不一会就发出了鼾声。

…………

许飞拿着可乐和匹萨,在电视机前发呆。

这是怎么一回事?许飞呆若木鸡,想象中的夜晚好像不是这个样子的,白成……他不是应该……那个我的吗?

…………

许飞咬了咬嘴唇,很疼,这不是做梦……

但,似乎某个很有必要的程序没有上演,这让许飞感到很无所适从。

章节目录